“窨井吃人”何时才是最后一集?—郭元鹏的博客—强国博客—人民网

幸运娱乐彩票官网

2018-10-04

2月28日,贵州开阳县一名4岁男童在父母带其游玩时,不慎掉入一口窨井身亡。

当日15时,一对夫妇带着4岁的孩子到开阳环湖新区一广场草坪上晒太阳。 突然,咚的一声,孩子不见了。 孩子父亲说,他起身发现,草丛之中一口由三合板盖住的窨井,板子已经破裂,声音正是从此发出。

最终,在距离井口200米处的排水口,消防员找到了孩子。 遗憾的是,孩子已经溺亡。 (3月1日《贵阳晚报》)又是一出窨井吃人的悲剧。 不知道从何时起,这种窨井吃人的悲剧就像噩梦一样的萦绕在我们的身边,媒体麻木了,看客麻木了,都觉得不怎么新鲜了。 尽管这样的事情不再新鲜了,可是对于受害者来说,每一次都会是深深的伤口撕裂。

当窨井吃人的悲剧成为电视连续剧的时候,我们需要追问的是:这能是最后一集吗?当然,这次窨井吃人事件还没有找到最终的责任单位。

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个窨井必然是有管理单位的。

找到这个管理单位是不成问题的,问题是找到了这个单位又能如何?远去的生命再也不可能回来了。

到网上搜索一下,窨井吃人的事件是众多的。 大城市出现过,小城市出现过,北方的城市出现过,南方的城市也出现过。

可以说,凡是有窨井的地方,就没有没发生过此类事件的地方。 找到了窨井的管理单位,无非是赔偿的问题。 可是窨井吃人的伤痛不能指望赔偿抚慰。 这种伤痛是人们难以承受的。 为了确保窨井吃人问题,很多地方的保险公司都推出了窨井保险,在出了事故之后,会启动赔偿程序。

有人说这是确保安全的需要,而笔者认为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 窨井保险只能减轻责任部门的赔偿压力,却不能终结悲剧的发生。

减少窨井吃人更重要的事情是事前的防范。

而事前的防范最重要的是什么?其一,变革井盖形式。 很多地方的井盖是不明显的,这是因为这些井盖都是灰头土脸的。 在福建厦门就启用了动漫井盖,所有的井盖都因为动漫而风采靓丽,又因为风采靓丽而有了鲜明印记,这样百姓就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了。 其二,加装防盗装置。

很多井盖其实是被偷走的,那么我们的井盖是不是能够依靠科技创新,实现防盗呢?我想只要科技人员愿意介入,多去思考应该能研究出更智能的井盖,以便防盗。

当然,严惩小偷,不按照井盖价格惩处,而是依据造成的危险惩处也是不错的办法。

其三,追究责任个人。

一出了类似的事情,无非是让责任单位赔偿,这花的还是公家的资金。 如果我们能够追究个人的责任呢?每个井盖都有责任人,如果能够惩罚他们,就能倒逼提高责任心了。 窨井吃人不能总是让我们留着眼泪看连续剧。 希望更多力量介入,让这起窨井吃人成为最后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