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晨创投总裁:创投行业的困惑、机遇与对策

幸运娱乐彩票官网

2018-10-05

1月6日,北京市创业创新协会在京召开了第二届中国创业投资论坛。

论坛上,达晨创投执行合伙人、总裁肖冰以《创投行业的困惑、机遇与对策》为题,对2017年的创投产业遇到的困惑进行了回顾,并对未来有可能出现的创投机会进行了分析。 肖冰认为,相比以往,2017年创投市场新概念、新故事变少了,但这不意味着创投机会在变少,相反,有很多新的机会点在涌现。 他提到的几个主要机会包括:互联网现在已经变成了基础设施,传统行业转型升级的机会非常多;技术创新的春天在中国已经到来,我们在很多技术创新领域已经跟世界同步,另外,大量的追赶型的技术创新到了拐点时期;还有一个很大的机会是消费升级,未来,全球最大的中产阶级群体将在中国出现。 他提醒:创投人要适应变化,不能像以前一样,频频去追热点、风口,靠高估值去催生独角兽,需要踏踏实实,“往实体经济上走,往科技创新上走,往消费升级方向上走”。 肖冰演讲内容摘录如下:2017年刚刚过去,行业大数据已经出来。 过去一年,创投行业发生的事情和往年有哪些不一样?借此机会,我与大家分享一下——行业从业人员的困惑和想法,以及面向未来的思考。 2017年创投行业的一个现象,是同行之间交流,不少人会觉得项目变少了。

我们负责基金的人,特别害怕好项目变少。 好于好基金来说,募资是比较容易的,每募完一笔很大的资金,担心的是:资金投不投得出去?投的项目质量会不会高于上一期?以后会不会有好的项目值得投资?如果没有好项目,还非得投出去,那你收获到的将是一些非常平庸的项目,投资人是不太甘心的。

那么,中国会不会持续有那么多好的项目呢?2017年,之所以很多人会觉得好项目少了,是因为之前的好几年时间里,这个行业出现了比较大的早期投资泡沫,当时,风口、概念、故事层出不穷,投资的是热血沸腾地投,创业的是热血沸腾的创。

双创、互联网思维,这个理念是对的,但是过程肯定是曲折的。

我们参加很多评选、项目评审时,发现投资人特别多,项目特别少,从这一点可能可以看出,各种风口型的投资在变少,各种故事也在变少,偶尔冒出来一两个,大家就特别震撼,赶紧追进去。 2017年,我们看到的是共享的故事,无人值守的故事,新零售的故事,因为新概念没有以前多,所以一出现大家就特别的关注,那么,是不是我们投资的机会真就比原来少很多了?这可能是大家比较困惑的一点。 从几个方向讲,我对中国投资市场存在的投资机会还是比较乐观的。 从数据上看,无论从投资金额和投资数量,达晨相比以往都创了历史新高。

我们投资的速度远远高于上一年的年度计划。 为什么?我觉得,现在只有纯线上业务的创业者,想创造一个挑战BAT的伟大公司,机会非常少。 那是不是就没有创业与投资的机会了?其实,互联网现在已经变成了基础设施,像水电气一样,那意味着什么?就是传统行业转型升级的机会非常多。

有一段时间,传统行业的人感觉到特别恐惧,好像企业会被颠覆,业务会被互联网给“杀”掉。 这一两年,我感觉大家的反应淡定了很多:既然互联网是一个工具,那我们就跟它和平友好地相处,利用好这个工具,提升自己,这不是很好的事情吗?现在,线上线下的融合比以前和谐多了,线上公司大量往线下走,包括阿里、腾讯。 所谓的新零售,就是线上线下打通,这种现象在各个行业都在浮现。

我们看到,中国是一个庞大的经济体,庞大经济体的主体还是传统行业。 我们的传统行业存在非常多的问题,有些还比较落后,这就意味着机会。 我们的农业就非常落后,农业未来有很大的改造机会;我们工业的提升空间也很大,原来传统的、比较粗放的、低端的工业正在向自动化和智能化方向走,新技术的应用机会很多;我们的新消费机会也很多,比如服装、家具这样的行业,通过现代技术改造以后,又重新焕发了生机,有些企业开始实现柔性化、个性化生产,每一件衣服都不一样,每一个家具都不一样,强调定制化的这种CtoB模式,市场发展非常快。 我们有幸生活在中国这样一个发展中国家。

市场存在传统行业庞大的转型升级的机会,这也意味着我们有更多的创业、投资的机会。 我们觉得很值得大家在行业里进行比较深入的挖掘。 还有一个现象是,商业模式创新的机会在变少。 你能想到的商业模式,大家都基本上做了一遍。

每当一个新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很多人都会跟进,而且跟进特别快,在中国,不少创业者很愿意去山寨别人,而在美国,大家不屑于去抄别人模式的。 仅仅是商业模式上的创新,壁垒不够高。

一些创业公司的很多能力是靠资金在推动,靠的是催肥。

它们拼的只是融资能力、速度、执行力。 这往往会产生大量的失败案例,只有少数企业能成功。

相对来说,技术创新的壁垒更高,需要的时间相对比较长,光靠钱没用,有时候给钱它也快不了,不能快速迭代。

此外,它还需要创业者有工匠精神,要一代一代地完善、往前走。

技术创新的春天在中国已经到来。

在很多技术创新领域,我们已经跟世界同步了,包括人工智能。

未来,人工智能也会变成像互联网一样的基础设施,几乎所有的行业都会跟人工智能有关系。

在人工智能时代,大数据和云计算领域有很多技术创新的机会。

另外,中国还有大量的技术创新是追赶型的技术创新,也到了拐点时期。 这可能跟中国人的勤奋、聪明有关系;跟大量的跨国公司这么多年在中国培养了很多人才有关系;跟很多海外的人才回流有关系;跟中国政府的推动有关系。 像新能源汽车领域,中国产业政策扶持力度非常大,追赶得非常快;在半导体领域,也有很多代表国家意志的钱在里面,成长得很快;在生物科技、IT、创新药研发领域,机会也非常多,有很多团队在参与。 我们还有一个很大的机会是消费升级,这个可能是美国所没有的。

中国现在拥有一个巨大的中产阶级,未来,全球最大的中产阶级群体将在中国出现。

同时,中国又处于代际消费转化的一个时代。

我们的下一代人,包括90后、00后,当他们变成消费主体后,消费的东西跟60年代人的是不一样的。

最有钱的是我们60年代的人,但我们是最不花钱的。 我基本上每天可能就花几十块钱,但是小孩会花很多钱。

所以,我们做投资时,经常要理解他们的消费观:我们认为的品牌,对他们来说不一定是品牌;我们认为的那些名牌对他们来说不一定是名牌,这里面就有很多新消费品牌诞生的机会。

当然,中国存在中产阶级消费和对品质生活有更多要求的机会。 为什么大量国人去海外买东西?未来,很多国货的品牌能力会提升。 中国不光是制造的大国,未来也是消费大国,消费行业的投资机会很多。 总结来说,我觉得中国的投资市场特别好,有很多新的机会点,对我们投资人来说,就是要适应这个变化,不能浮躁,不能像以前一样,频频去追热点、风口,靠高估值去催生很多独角兽,需要踏踏实实。

国家在提倡脱虚入实,那么我们的很多投资也要顺应这个变化,往实体经济上走,往科技创新上走,往消费升级方向上走,才能适应变化,才有可能投资出一些很好的、适应中国国情的项目。 (人民网记者陈键根据速记内容整理)(责编:陈键、赖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