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实施“第三舰队前移”战略 包含遏制中国内涵

幸运娱乐彩票官网

2018-11-08

  美国海军第三舰队是美军6个被编号的海军舰队之一,辖区在美国西部和北太平洋约5000万平方英里的区域内。

和平时期,第三舰队的主要职责是执行人道主义任务、维和任务以及制止地区冲突,其配备的4艘航空母舰分别是“尼米兹”号、“卡尔·文森”号、“斯坦尼斯”号和“罗纳德·里根”号(现已替代“华盛顿”号编入美国海军第七舰队)。   美军于2015年提出“第三舰队前移”战略,2016年就派遣了3艘驱逐舰赴西太平洋执行任务。 近年来,美军“第三舰队前移”战略的执行力度不断增强,在此影响下,美国航母在西太平洋非常活跃。   2016年1月,从美国本土出发的“斯坦尼斯”号航母于3月初短暂进入南海后,在3月底再次进入南海,并一直在南海活动至6月10日左右,共停留78天,舰上舰载机出动约4000架次。   2017年1月,“卡尔·文森”号航母打击群赴西太平洋,实现在这一战略下该航母打击群首次跨战区执行任务。

当时,“卡尔·文森”号航母游弋范围南至新加坡,北至朝鲜半岛以东水域,并与日本海上自卫队进行联合演习后,返回圣迭戈海军基地。   2017年7月,美军“尼米兹”号航母、被称为“直升机航母”的日本海上自卫队最大舰艇“出云”号,以及印度航母“超日王”号等总计约20艘舰船,在印度南部金奈附近的印度洋孟加拉湾海域,举行了自1992年以来最大规模的“航母级”联合军演。   2017年11月,“尼米兹”号和“西奥多·罗斯福”号航母,以及“罗纳德·里根”号航母在日本海进行了罕见的“三航母”联合演习,被外界看作华盛顿对平壤的秀肌肉之举。   除了美国海军第三舰队赴西太平洋常态化,美国海军还将“准航母”两栖攻击舰“黄蜂”号划拨第七舰队,进一步加强美国海军在东亚的军事实力。

  美军实施“第三舰队前移”的战略考量  通过频繁向西太平洋派遣第三舰队航母,美国海军事实上已经在西太平洋维持了“双舰队”的存在,这一规模的军事力量部署背后蕴藏着值得关注的战略意图。   美军实施“第三舰队前移”战略是其全球“一体化”作战构想的重要组成部分。 作为太平洋舰队麾下的编号舰队,第三舰队与第七舰队同时组建于1943年,司令部驻地分别为美国西海岸的圣迭戈海军基地和日本的横须贺基地,两者以东经/西经180度国际日期变更线为界,分别负责东太平洋和西太平洋地区的海上防务。

  第七舰队和第三舰队在任务分工方面各有侧重。

第三舰队辖区包括以夏威夷为中心的“第三岛链”以及阿拉斯加到美国西海岸的广大海域,重点负责反潜作战、兵力护航、保卫航道和战时为第七舰队提供轮换舰船等辅助性支援任务;第七舰队兵力由1个航母打击群以及80余艘各类舰艇、140架飞机和4万名水兵组成,辖区主要包括以迭戈加西亚为枢纽的东印度洋水域、以日韩军事基地群为核心的“第一岛链”和以关岛为重心的“第二岛链”,重点负责执行前沿部署和应急反应任务。   美国太平洋舰队此次打破常规,选派第三舰队涉足西太平洋地区防务,旨在打破两大舰队的传统地理界线,推进各类攻防作战力量的无缝融合和优势互补。

  从作战功能上看,第三舰队的“前倾”态势,能够弥补第七舰队在争议岛礁巡航、反潜猎雷行动和海上保交护航等方面的短板弱项,从而不断推进本土和前沿驻军之间的平衡,形成“慑战并举、攻防一体”的前沿兵力布势,以缓解美国海军兵力不足与战线过长、资源下滑与保持战备之间的尖锐矛盾。   美军实施“第三舰队前移”战略也意在塑造地区“网络化”的军力态势。 长期以来,美国海军主要秉承马汉“海权论”理念,依托抵近前沿、兵力集中、速决制胜的基本原则,来塑造地区军力态势,克服兵力投送所面临的时空障碍,进而最大限度地慑止各类武装冲突。

  在这种思想指导下,美军“第一岛链”以冲绳为应急反应中心,将约四分之三的驻日美军密集部署于此;“第二岛链”则以关岛为中继基地和远程打击枢纽,重点部署了核潜艇和轰炸机等战略威慑力量;“第三岛链”则以夏威夷为指挥控制重心,集中部署了太平洋司令部核心指挥机构和作战支援力量。   然而,按照美军“全球公域介入与机动联合”等作战新构想,这一地区军力态势在“反介入/区域拒止”条件下,很可能会诱使对手对其兵力密集的关键节点和信息中枢,实施先发制人的饱和攻击,进而导致“珍珠港事件”的重演,使其整个作战体系陷入瘫痪。

  在此背景下,美军计划按照“平时广域分散、战时快速集中”的“弹性聚合”理念,对其亚太兵力部署进行全方位的调整,计划于2020年前将60%的海、空军兵力密集部署到亚太地区,并斥资370亿美元启动冷战后最大规模的基地建设,力求塑造一种“地理更为分散、作战更具韧性、政治更可持续”的多中心、多节点的地区军力态势。   第三舰队与第七舰队作战力量的一体化融合,旨在力求以第七舰队等常态化驻军为“节”,来加强关键要点防御,保持盟国信心,以众多小型化、分散化的离岛军事基地为“点”,来扼控重要海上通道,压缩对手海上活动空间,以第三舰队等动态化的轮换兵力为“线”,来连点成面,形成前后衔接、动静结合、互为支撑、防瘫抗打的“网络化”驻军体系。

  此外,美军实施“第三舰队前移”战略也是“稳定”东北亚局势的重要手段。

2017年东北亚局势跌宕起伏,一边是朝鲜违反联合国安理会决议多次试射弹道导弹,一边是美韩进行军演对朝持续施压,美朝互相示强,导致东北亚局势恶化。   2017年9月3日,朝鲜进行了第六次核试验。 同时,朝鲜还多次进行了弹道导弹试射,宣称其试射的洲际导弹“可打击美国本土全境,技术特性不断改进”。

这遭到了国际社会一致谴责,严重威胁到了地区及世界的和平稳定。